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傅才武:武汉“英雄城市”的文化性格(2)

性情 时间:2020-07-24 浏览:
武昌首义的功绩彪炳史册。在国共第一次合作、武汉北伐战争的胜利、武汉会战等历史进程中,武汉与独立、民主、富强的民族现代化进程紧紧联系在一起。孙中山《建国方略》认为:“至于中国铁路既经开发之日,则武汉将

武昌首义的功绩彪炳史册。在国共第一次合作、武汉北伐战争的胜利、武汉会战等历史进程中,武汉与独立、民主、富强的民族现代化进程紧紧联系在一起。孙中山《建国方略》认为:“至于中国铁路既经开发之日,则武汉将更形重要,确为世界最大都市中之一矣。所以为武汉将来立计划,必须定一规模,略如纽约、伦敦之大”。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一五”计划期间,武汉建成万里长江第一桥。“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每当历史的重要关头,武汉的“在场”让中华民族的这些重大叙事与武汉这一地点相连。“地点”变成了一种族群记忆的框架,在武汉这个“地点”实施的国家重大项目,经历的国家重大事件,构成了武汉人形成家国情怀、连接自我身份与族群身份的桥梁。

第三,生生不息的内生力量。武汉依长江而兴,源源不断的人流、物流、信息流塑造了武汉城市的经济结构,造就了一批具有包容开放和开拓进取精神的汉商群体。商人组织和社会力量参与城市自治给武汉的现代化进程注入了新的活力,推动了武汉城市的现代性发育。美国学者罗威廉曾评价近代汉口达到了“晚清中华帝国城市化的最高水平”。汉口商会支持辛亥首义,呼吁罢市支援五四运动,赈济1931年汉口水灾,捐助1938年武汉会战,均表现出汉商群体的奉献与担当。民国时期汉口商人沈祝三倾尽家财建设武汉大学校园,留下一段破产助学的历史佳话,体现出汉商的顽强品质。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以武汉大学校友为主组成的楚商联合会发挥了独特的作用,一大批校友企业纷纷开展全球采购,迅速构筑起一条生死时速的医用物资运送通道,传承了荆楚文化的忠诚勇毅品质,展现了汉商的社会担当与国家大义。

第四,商业性功能城市造就了流动、开放和包容的市民文化。伴随着商业流通的是城市移民,近代以来,移民人口构成了汉口的市民主体,“此地从来无土著,九分商贾一分民”。商业流通带来巨大的信息量,带来频繁的文化交流以及外地的文化多色调。“商贾辐辏,杂有吴越川广风。”“适口则味擅错珍,娱耳则音兼秦赵。”

商业的通道即是文化的交流渠道。1891年4月21日,俄国皇太子(即后来的沙皇尼古拉二世)出席了在汉口列尔宾街(即今兰陵路)举办的俄商新泰洋行纪念开业25周年庆典,盛赞“东方茶港”的贡献:“万里茶路是伟大的中俄茶叶之路;在汉口的俄国茶商是伟大的商人;汉口是伟大的东方茶叶港”。以汉口为中心的万里茶路,既是中国向欧洲输出的重要商路,又是一条中国文明向欧洲传输和欧洲文明向中国传输的文化线路。这种文化因子经过经济生活方式渗透进武汉城市肌理,形塑了武汉城市流动、包容和开放的城市性格。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是21世纪影响全球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更是武汉这座城市的历史记忆。武汉人民在疫情中展现出来的不畏艰险、顽强不屈等优秀品格,必然内化为这座城市的文化基因,形塑这座城市的当代城市形态,并长久地影响这座城市的未来。

《光明日报》( 2020年04月08日 15版)